English

政府网站工作年度报表


新闻热搜词

通知公告:
  • 欢迎访问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网!
  • 欢迎使用本网站在线咨询服务!

文章标题

2020年初,当新冠疫情席卷全球时,从都柏林到德里的大多数教育机构都被迫关闭教室并在线教学。教科书被搁置在学生储物柜中,图书馆藏书无人问津。教师必须转向远程授课,以确保学生在特殊的学期能够顺利完成学业。但是,在人们迅速转向Zoom Room、Moodles、家庭录制的讲座和网上发布的PDF时,版权限制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问题始于版权令人惊讶的覆盖范围。当今的版权法几乎保护所有书面、绘画、演唱、表演或录制的内容,保护期限从50年到100多年不等。版权不仅防止批量复制,还防止复制作品的实质性内容,在何为“实质性”方面存在很大的歧义。尽管复制曾经是繁重的工作,但数字技术意味着几乎每项在线活动都涉及多种数字复制。版权法还可以防止未经授权的公开表演,包括在线交流。

许多教育工作者在备课和上课过程中遇到了版权难题。他们为在Zoom讲座中可以展示哪些图像而烦恼。加拿大大学图书馆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85%的教科书都无法以印刷品以外的任何其他形式向图书馆提供。

最初,商业发行商和数据库提供商实施了一些善意的举动,以使有限的资源得到更广泛的使用。一些版权管理组织(为所有者管理版权)暂时增加了允许复制的比例。加拿大的一个版权管理组织与出版商一起发起了一个有限书目“朗读”计划,暂时免除了教育者在线阅读一些书籍的许可费用,但前提是教育者应发出书面通知,详细告知朗读的内容和数量以及朗读者和受众的信息,而且事后应销毁录音制品。

这些措施限制性太强,只是一时之举(大多数已经过期),在某些情况下完全是多余之举(在加拿大,向学生大声朗读是非侵权活动,无需许可或豁免)。这突出了商业出版模式给教育资源带来的挑战以及学生和教育者普遍受到的过度限制和不透明的集体许可计划的约束。

尽管版权法是问题的根源所在,但它也是潜在的解决方案。正如加拿大联邦最高法院所称,版权应该“在‘鼓励和传播艺术作品和智力作品以促进公共利益’与‘让创作者获得公正报酬’之间实现平衡”。的确,教育者所担心的许多活动已经受到使用者权利的保护。加拿大《版权法》的例外包括:在公共场合阅读、教育和培训(包括在线交流的课程)以及出于教育或私人学习目的的公平使用。这些条款的解读应着眼于版权平衡。如果在教室里大声朗读或在PowerPoint幻灯片里展示图片是合法的,在网上教室里也应合法。

问题在于,具体的教育例外过于狭隘,难以理解和令人满意,更广泛的合理使用抗辩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这使得教育工作者及其机构不愿采用。结果是“许可优先”或“消除恐惧”文化破坏了用户权利,并过度限制了师生的教学活动。

在国际上,这个问题更加明显。许多管辖区没有考虑了远程在线教学的最新版权法规。许多管辖区缺乏一般的公平交易或合理使用(包括出于教育目的的复制)条款。许多教育机构因特定的立法或集体许可只能费心费力采用影印本和摹本而不是数字副本或在线通信。即使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私人许可和受法律保护的数字锁也常常阻止他们使用。

在图书馆关闭和孤立学习的特殊时期,当前的版权规则是站不住脚的。获得教育和知识是一项权利问题,对促进平等至关重要。在新冠时期继续开展教育和学习活动是重要的实践,版权法不应过分地阻碍技术带来的便利。

这里有两个直接的教训。首先,必须反思使教育者和学生无法或不敢访问和共享教材的传统出版模式。当前的情况强调学术和教育材料迫切需要从商业出版和专有出版向开放式教育资源和开放获取模式转变。从教师和机构到授权机构和政府,促进这一转变是战略重点。

其次,需要在法律和实践中为出于教育目的合理使用受版权保护材料保留空间。国际版权制度允许合理使用例外,这些例外可以延续并适当地扩展到数字环境中。(编译自infojustice.org)

翻译:罗先群 校对:王丹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或编译文章原文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涉及文章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知识产权,是关于人类在社会实践中创造的智力劳动成果的专有权利。各种创造比如发明、文学和艺术作品,以及在商业中使用的标志、产品外观等,都可受到知识产权保护。
  如果不了解知识产权的分类及概念,建议先行浏览引导篇,以便更好地理解世界各国家地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制度。

  如果您了解知识产权,请直接进入国别环境指南页面。本指南包含权利获取及救济两部分,所涉国家地区及内容逐步完善中。介绍内容仅供参考,以各国家地区主管机构官方解释为准。

请输入所需国家或地区:

快速查询:

美国|欧盟|德国|法国|英国|日本


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微信订阅号